關於孩子的爭執

就像我們上課的時候有跟大家說的,物質世界的遊戲規則只佔4%,一個好的教育能夠有效的幫一個人改變這4%,可是最重要是意識界96%的東西,那才是比較重要的關鍵。

既然我們的努力也是註定的,那我們應該把努力的著力點放在意識界,而不是僅僅在物質界。我最近跟一些老師在互動的時候,我問他們說:「假設你有兩個學生吵架,甚至打起來,你們當老師的會怎麼處理?」他說:「當然是把兩個小朋友叫過來」,我說:「那叫過來要幹嘛?」「釐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總是要這樣,才能知道誰對誰錯嘛!」

我就問他:「你有上過《遇見》課程,你的意思是~讓他們知道他們錯在哪裡,然後引導他們加這個資料嗎?從遇見的明白、意識資料的概念來說,其實這樣我們是帶著他去加資料,所以這種事情未來還是會再發生的!而且當你讓他知道『誰是對的、誰是錯的』,不是讓他們加強『加害者與受害者』的想法嗎?」

我接著問:「如果兩個小孩子打得比較嚴重,是不是應該把父母親叫過來?」他說:「當然要啊!」現在這個時代,說實在的,老師真的很難為。我問他:「把兩個家長叫過來,你的目的是要引導他們用30的頻率(自責)看待他的小孩,告訴他『你的小孩子是有問題的』?」這麼做會有什麼結果?好的父母親會罵自己的小孩,那不好的父母親,可能罵對方的小孩,那更爛的父母親呢?可能罵老師!

你知道嗎,我認識不少老師時間到了就趕緊想退休,因為他們說老師再繼續當下去,恐怕會得憂鬱症,真的是這樣!那個老師就問我說:「蔡老師,如果你是老師,這種情形你會怎麼做?」,我說:「當然把他們分開叫過來談」,他回問:「那你沒有讓他們對質,你怎麼知道誰對誰錯?」,我說:「誰對誰錯不重要,因為他們會吵架,就是有這個『因』對吧?我們就聽他說嘛,就算他說謊,說實在的也不是那麼重要。假設老師有《遇見》的明白,知道小孩子的本質是完美的,他們只是資料庫有些什麼,所以經驗了這樣的劇情,那老師是不是就可以用四百、五百 ,甚至是六百、七百的頻率去聽小孩子說話?這樣不就可以幫小孩子清到資料,而減少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?」

當然在技術層面上,我們可以跟他講一些道理,讓他們知道某些行為和想法其實是不太恰當的,可是我們在講的時候,是用高頻、高維的角度去說,而不是認為他「有問題」。假設小孩也有1350的明白,老師可以讓他知道:「你跟和你吵架那個小明,你們兩個人的本質都是完美的,你們一定是資料有些什麼,所以共同經驗這樣的劇情」,然後帶著小孩做慈悲祈禱,協助他們處理自己的資料。一個孩子處理完,再處理另外一個。

如果吵架不嚴重,也沒有人受傷,其實也不用找家長。如果有人受傷,當然可以通知父母來,假設父母也有《遇見》的明白,了解指責只會加資料、只會讓類似的事件重複發生,當然也會願意用比較高的頻率看待他們的小孩,不僅能減少類似的事情重複發生,也能避免管教時造成親子關係的破壞。

所以我很期待把《遇見》1350的智慧推動到校園裡,如果老師、家長跟學生都能有這些明白,我們即將能看到一個充滿愛的校園與社會!

分享到Facebook

您可能也會喜歡以下文章....

為什麼佛法不講顯化?

其實說實在的,那是有它的時代背景。我舉個例子,比如大學教的課程很少在講運用,幾乎都在講原理,為什麼?

什麼是「空有不二」?

意識資料庫跟物質界的關係,我用電腦來做形容。 電腦關機的時候,沒有通電,是不是什麼都看不到?對吧?

助人時要用什麼心態?

如果大家都是本自俱足的,那助人時要用什麼心態才不會「住相」? 簡單來說,今天你讓一個人在物質界的匱乏

通靈是無明執著嗎?

以前我們覺得那些通靈的人虛無縹緲、不務實,後來才發現通靈是讀取意識資料庫的東西,其實那些才務實,物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