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.後退兩步

我們來說明一個善巧,上過遇見課程的家人都知道,叫做後退兩步。

前面是我們看得到摸得到的物質界,中間叫做意識界,後面叫做源頭。許多身心靈在講的小我跟真我,小我就是物質界前面的這個我,真我就是後面源頭真正的我。

這個蔡建安的身體怎麼來的,是後面有一個真我,給蔡建安的個別資料庫一個動能,然後改變光子的排列,示現出來的。

這個身體依佛法的說法,是地水火風四大假合的幻相,是借用地球的元素所組合出來的,早晚塵歸塵、土歸土,完全不留痕跡。

為什麼蔡建安是個人,是因為它連結了蔡建安是人的資料,蔡建安需要喝水吃飯上廁所、會生老病死,也是因為連結了身為人會有的程式和遊戲規則。

那在物質世界,在這個蔡建安四周的人事物是怎麼來的?有房子、有招牌、有摩托車、有騎摩托車的人,他們怎麼來的?是蔡建安的個別資料庫,去連結共同資料庫,所示現出來的。

當我站在前面,這個蔡建安是光子排列組合的果。這個蔡建安的肉身是怎麼來的?是後面的個別資料庫,改變光子排列所示現出來的。那在蔡建安之外的世界怎麼來的?是我後面的共同意識資料庫,改變光子排列所示現出來的。

所以當我站前面,這個蔡建安,是在這個世界之內的。耶穌基督跟釋迦摩尼佛,都是在我之外,高高在上的神。當我站在這裡,是有你我之別的,你是你、我是我,我從你身上得到的,叫做獲得,我會開心;你從我身上拿走的,叫做失去,我會難過。

我之所以失去會難過,得到會開心,是我後面的個別資料庫,連結了失去會難過,得到會開心的程式。

當我後退兩步之後,前面這個蔡建安,跟蔡建安客觀存在的世界,都在我之內。源頭的我給前面蔡建安的資料庫一個動能,然後開始抓資料,抓會生老病死、有爸爸媽媽……等等,這些資料,是不是就示現出前面這個蔡建安的肉身,跟蔡建安客觀存在的世界。

我用一個比喻來讓你比較好懂,就是我是一個打電腦的,我是不是給電腦一個動能?就是給它通電。那通電之後,中央處理器是不是開始抓資料,抓Windows的系統、抓字型、抓影片播放程式、抓顯示器……諸如此類的,然後又去抓了硬碟裏面的一個影片資料,透過顯示器的程式,示現出前面的螢幕在演出一個劇情。

今天假設你的電腦沒有下載影片播放程式,那你去點選那個影片,打得開嗎?打不開!你是不是看到一堆代碼、一堆看不懂的符號?這些代碼如果有連結影片播放程式,才能夠演出一個劇情。那一堆代碼一堆看不懂的符號,就很像我們的靈魂一樣。

來,我問你,今天假設一部電影在演出男主角的爸爸年紀很老了,得糖尿病,我問你哦,你看到電腦的這些代碼,會不會屬於他爸爸的資料,開始變得有一點凋零呢?不會吧!因為資料就是資料。

那如果女主角的媽媽死掉了,那個影片裏面,跟他媽媽有關的代碼,我問你,會不會忽然之間就不見了?不會啊!因為它都在,它都以資料的方式存在硬碟裡。

如果男主角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壞人,屬於這個男主角的代碼,會不會開始變得扭曲?你看到這些代碼,會不會很討厭它,想要把它delete 刪除?也不會啊!它就只是一個資料而已。

我們是不是都很想要找到真正的我?搞了老半天,原來後面這個才是真正的我。那真正的蔡建安怎麼來的?根據我的考證,我的靈魂已經十萬三千八百六十九年,已經輪迴轉世兩百多次了,意思就是,在十萬三千八百六十九年前,我原本是在天父的身邊,我是那個一體、是那個存有。

因為起了一個動念,就從一體裡面分出來,形成了後面的這個我。這個是本質的我,也就是真正的我。然後我開始抓資料,形成我第一輩子的靈魂,這裡的靈魂,就像我剛剛比喻的那些代碼,再抓一些資料跟程式,才示現我第一輩子的肉身。我就進入這個軀殼,以這個軀殼經驗這個世界。

這個就是第一次投胎到這個世界的蔡建安。這個物質世界蔡建安的這個軀殼,沒吃東西會肚子餓、被打會痛、失去會痛苦、得到會快樂,假設我第一輩子活了70年,這些感受都非常的強烈、非常的真實,所以自然而然,我就會認為這個軀殼是我,有一天我死掉了,其實死掉就像影片播放程式使用期限到期了,所以就剩下一堆代碼。

因為我活著的時候,很強烈的認為這個肉身是我、這個頭腦是我,所以也自然而然,我很容易就認為靈魂是我,所以我的意識能量就會停留在這個地方,連結了意識界裡輪迴轉世的遊戲規則,在這個意識界跟物質界,前前後後已經輪迴轉世兩百多次了。

如果有一天,我終於明白,搞了老半天,原來身體不是我、頭腦不是我、靈魂也不是我,源頭這個才是真正的我,我就有機會可以不用再輪迴,可以回歸一體、回到天父的身邊。

很多外星高靈來到地球,包括巴夏、賽斯、克里昂、大天使麥克啦,很多地球人問那些高靈:「你們對生死有什麼看法?」你知道那些高靈都怎麼回答:「你問我對生死有什麼看法?我們每一個人都不曾生、都不曾死啊!能有什麼看法?」你現在可不可以清楚地感受到,其實真的有一個從來不曾生、從來不曾死的你?

有了前面後面的這個明白,有什麼好處?我來跟大家分享一個例子,我認識一個很有名在帶《零極限》的老師,我想這本書應該不少人看過,《零極限》的修藍博士教導我們,我們可以用「對不起、請原諒我、謝謝你、我愛你」這四句話,來處理與改善我們人生所有遇到的問題。

這個老師自從接觸《零極限》的方法之後,覺得這個方法真的是太棒了,於是就開始開課來教導大家。他開了六十幾場課,有超過一千個學生,結果他發現,為什麼修藍博士可以用這四句話,治癒一整個醫院裡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,但是他的這些學生絕大部分,不要說人生有什麼改變,連他們自己的心情不好都搞不定。

他就覺得很奇怪,他為了這件事情,還跑去美國跟修藍博士面對面請教。他回來之後,重新做了一些調整,但是效果一樣出不來,他也不知道問題到底出在哪裡。

後來有人介紹他來上遇見的課,上完課他終於知道,搞了老半天,原來零極限所講的:「我要為來到我生命中的一切人事物負百分之百的責任」,這裡所指的這個「我」,並不是站在前面物質世界,被創造出來的這個我,別人做了什麼干我什麼事啊?要負什麼責任呢?是後面的這個我,要為來到蔡建安生命中的一切人事物,負百分之百的責任。

心靈大師萊斯特曾經說過:「當你知道真我是完美的,所有的心智模式跟情緒,都可以是我們處理事情的工具」,重點是回到我們清晰的明白真我是完美的,這個明白的頻率可以高達700。

我們都知道霍金斯博士的頻率表告訴我們,越不當真頻率越高、越當真頻率越低,所以當我們在唸零極限的:「對不起、請原諒我、謝謝你、我愛你」的背後,如果是你把這個事件當真,而且你是帶著想要解決問題的意圖,你在唸這四句話的時候,頻率是200以下,你要看到事情的改變是很困難的。

但是如果你有後退兩步的明白,你很清楚那些都是資料的作用,你知道這些資料都是過去世的你跟你的祖先,在生命當中曾經留下來的記憶,那這些資料是你的嗎?並不是!我們的對不起、請原諒我、謝謝你、我愛你,是我們用愛來去觀照這一切。

零極限的一個核心概念,就是我們要為來到生命當中的所有人事物負100%的責任,所謂負100%的責任並不代表是因為我有什麼錯,我得承擔這個結果,而是我知道,我的生命當中會經驗什麼劇情,或看到我們身邊有什麼不OK的人事物境,例如看到有人很不孝順、有人生病,或是有誰做了什麼事傷害了誰、甚至於在路上看到車禍、或新聞報導什麼社會案件,都是因爲我的資料庫有些什麽。

但是記得這個我,不是這個前面被創造出來的我,而是站在後面,源頭的這個我,就像我們之前說的一體,所有人的資料庫,都在我們的個別意識資料庫裡。

那我們在唸這四句話的時候,所產生的頻率,是400以上理性接納、慈悲跟愛的高頻能量,就可以有效看到因為資料被清理之後,前面物質世界問題的改善。所以這個老師後來在教《零極限》的時候,就把這個明白先讓大家知道。結果你知道嗎?他帶的學生效果就出得來了。

你會發現,多了後退兩步的理解,你回頭去用你曾經學過的那些身心靈的方法、改變人生的工具,一定可以看到更棒的效果。

基礎概念 請點我

分享到Facebook

您可能也會喜歡以下文章....

心不隨境轉

我們要能夠做到心不隨境轉,也就是不判斷事情的好壞,有一個很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