鬆開制約

佛法裡面,對於業障有分善業、惡業、無記業,無記業就是不善也不惡的業。

其實惡業真的不可怕,你知道為什麼惡業不可怕嗎?因為每個人的本質都是佛,當我們幹了一件壞事,沒有人不知道那是一件壞事。

最可怕的叫做善業,因為我們很容易忽略善業也是一種分別執著。台灣的淨空法師、慧律法師和聖嚴法師都曾經提到一個概念:看著很多無明眾生因為貪嗔癡、因為五毒在輪迴,那個不可怕,因為每個人都是佛,總有覺醒的一天;但看著很多出家人和修行人因為「知見」在輪迴,真的沒完沒了、非常難覺醒,因為他們會堅持自己的知見是「對的」。

有哪些東西是善業?「我覺得人本來就應該講誠信」、「本來就是應該要孝順」、「做人就是要腳踏實地」……,你的善業越多,就代表你身上「評量別人的尺」越多、分別執著越強。所以「善業」才可怕,善業反而是我們開悟與成就人生的更大障礙。

我們上課有提到,所有的分別執著都是200以下的頻率,當你評定一個人是善、是惡,就代表你把這個世界當真了。

那什麼叫做無記業?沒有善惡的制約統稱叫無記業。例如「人一天要睡8個小時」,如果你認同這句話,它就是你的業障,今天假設你只睡了6個小時,你早上起床的時候就會覺得很累。

當我們強烈認同這個程式(制約),就被這個程式給綁架了。就是因為我很清楚的知道那些都不是「事實」,都只是程式、資料,只是我活在這個物質世界裡連結的遊戲規則。這個明白代表一件事,就是我跟這個程式的連結能量是「鬆的」,所以當我今天晚上只能睡一個半小時,我起床就不會累。

我在2022年出了重大車禍,右小腿與膝蓋粉碎性骨折。躺在加護病房的時候,我也是告訴自己:「我知道本質的我是健康的,我只是資料庫有些什麼,所以在經驗這個劇情」。

當醫生跟我說,必須休養一年才有辦法下床、撐拐杖,我知道醫生講的是對的,但那是物質界的遊戲規則,並不是事實,那只是一個程式,我只要鬆開對那個程式的連結,加上我知道有很多人真的需要《遇見》這個課程,很想趕緊可以出來上課。於是我出加護病房後,休養2個多月就開車到台北去講課、站一整天。

所以這是可以驗證的。如果我們希望生命可以得到自由的話,我們必須要先「知道那是業障」,然後把它給鬆開。怎麼鬆?很簡單,就是常常提醒自己「我知道那不是一個事實,那只是一個程式」,你就有機會可以鬆開它。

分享到Facebook

您可能也會喜歡以下文章....

事實是什麼?

我們「看到的事實」與「看不見的事實」是什麼? 最近有家人問我